腾讯分分彩计划

 腾讯分分彩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7-18 15:19
老公没完没了的欲望,肾废了。
 
收录于话题
#陪酒女
 
今天为大家带来了新连载《陪酒女》,希望各位宝贝看得开心~爱你们!
 
第55集:因为一杯果汁,我出轨了。
第54集:老婆交粮时,老王都听到了。
第53集:献殷勤的外遇。
第52集:我在车后座婚外情,老公当司机。
第51集:老公的秘密,众人皆知。
第50集:只是半个小时,老公就没蓝了。
第49集:十分钟,他做得恰到好处!
第48集:每次夫妻生活,他都要辅助。
第42~47集:《陪酒女》第42~47集
第36~41集:《陪酒女》第36~41集
第29~35集:《陪酒女》第29~35集
第24~28集:《陪酒女》第24~28集
第17~23集:《陪酒女》第17~21集
第10~16集:《陪酒女》第10~16集
第3~9集:《陪酒女》第3~9集
第2集:半个小时,这段婚外情。
第1集:我是啤酒妹,我和他的爱情在卫生间。
 
前情回顾:
这不是明知故问么!“……生哥。”我喏喏的喊了声,同时从他看吴姐的眼神以及态度可以肯定,这两人应该没交集。所以……真的只是偶然吗?
 
 
第56集
 
 
01
“呵,下午一起打麻将,所以也就一起过来吃饭了。”丽姐回。
“打麻将啊。”宋瑞生笑,转头对跟着他们上来的经理努了努下颚,经理立马进了隔壁的三号间,而他则转回头来对丽姐说:“晚上还约么?算我一个。”“呵……”丽姐笑了声,转头看向吴姐,“老吴,你晚上还打么?”我看到了丽姐给吴姐使了一个不算明显的眼色,吴姐弯着唇,看了一眼宋瑞生后又看向丽姐轻摇了下头,“我晚上得去会馆。”“这样啊……”“没事,人不够我约啊。”宋瑞生说着,看向我,“小悦晚上没事吧?”“哈……不好意思啊生哥,我今天得回家。”“回家?”“是啊,家里有点事。”我话音才落,生哥就笑眯眯的问:“家里有什么事了?”“……”我一口气憋住,出什么事?尼玛!我现在去哪找个事啊?!弟弟学习成绩下降找我商量下?不不不,那就不是事!我还想着,经理已经出来了,一手一把靠椅的赶紧走到生哥身后放下,阿华将靠椅挪到我们傍边那小桌放好,经理又折回三号间。“生哥坐。”阿华说。宋瑞生转头看了一眼靠椅坐下,然后右腿搭左腿的翘起,看向我,唇角扬得更高了,“想不出是什么事么?”“……”我擦!要不要那么咄咄逼人!“瑞生,你就别逗小悦了。”丽姐帮我说话,然后把靠椅一拉,靠背对着木栏坐下。宋瑞生瞟了一眼丽姐没吭声,再度转眸看我,我抿起笑,“我妈这几天不舒服。”我话音落,经理又出来了,端出一把靠椅,已经在宋瑞生旁边坐下的阿华对还站着的男人努了努下颚。男人拉过靠椅就在阿华旁边坐下,紧接着阿华对着一直站在后面的服务员抬手,指了指服务员手上的菜单。经理动作很快,没等服务员送上来,就赶紧走过去拿来递给阿华。至于宋瑞生,对身后的事视若无睹的看着顿了顿说:“不舒服大晚上的去了也没用,明天吧,明天直接带你妈妈去医院看下。”“……”已经不知道要再找什么借口了,来得太突然,完全没准备,所以我干笑了声说:“那我明天再回去。”“这就对了嘛。”宋瑞生笑眯眯的将视线从我身上挪开,转而看向端着菜单本低头看的阿华,“看什么呢,和丽姐凑一桌了,人多吃饭才香。”“对啊!”丽姐立马笑着应,“还分什么呢,一起了。”之后丽姐叫经理把我们的菜单给宋瑞生报了下,看看还要加点些什么菜。我听着,在心里深深叹了口气,连丽姐都很无奈,没办法拒绝宋瑞生,我算什么呢?唯一庆幸的事,有丽姐在,宋瑞生应该不会当着丽姐的面太过刁难我。点过菜,丽姐和宋瑞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阿华又拿出他的平板低头翻看,另外那个身材魁梧的男人默默的坐着一句话也没说过,我觉得那个男人应该是宋瑞生的保镖之类的。吴姐和我跟那男人差不多,都没说话,只是偶尔两人一起大眼瞪小眼……过了十分钟这样,开始上菜了,宋瑞生建议移驾包间内继续聊,然后又让经理把酒先上了。我一听,不好的预感,觉得今天得喝不少,没想和那天一样,就一人小壶,宋瑞生完全没多喝的意思,更没灌谁的意思。而且,整个饭局上,宋瑞生没再怎么搭理我,而是一直和丽姐聊天,一会说这次回公司,又提案了什么新项目,说巨眼传媒那边有意向影视方向发展,连程烨也比较支持这项提议,还问丽姐有什么看法。丽姐笑笑说她懂什么啊,公司怎么决定就怎么来呗,只要股票不跌,风行市值依旧蒸蒸日上,什么决策对她来说都是好的。然后宋瑞生笑着又说,丽姐可是风行的大户,向他们这些大户对最终的决定方向还是有很大影响的,毕竟他们要是不满意,手里股份一抛,会影响到很多散户。“瑞生,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,从风行还是风向的时候就一直走到现在,可不是那些随随便便为了赚钱掺一脚的。”宋瑞生笑,“有丽姐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“你必须放心!”丽姐笑,端起酒杯,“喝酒喝酒。”宋瑞生微微扬着唇,也顿了起杯子,然后忽然冒出一句,“对了,皓哥呢?”丽姐手一顿,微微放下杯子,“我也不知道,最近都没找我。”宋瑞生唇角幅度扬得更高,然后将杯子凑近唇边一口喝下后,放下杯子。丽姐也垂眸,喝了酒,刚放下杯子,宋瑞生又说:“俗话说的好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何况风行还不瘦,坐在家里收收钱多好,何必瞎折腾呢。”丽姐垂着眸没吭声,坐在宋瑞生旁边的阿华端起酒壶站拉起来,给宋瑞生和丽姐把酒添满。丽姐微微掀起眼,看向阿华,阿华对弯着唇对丽姐笑笑,然后收回手坐了下。我听到这,才忽然恍然,人家宋瑞生今天的目的,根本不是我,而是丽姐和皓哥,我太高看自己了。而且我也忽然明白,高天恙为什么忽然问我丽姐的近况。虽然宋瑞生说的那些事,其中厉害关系我不太明白,但是从宋瑞生最后提到皓哥,再加上这几天我也没见皓哥,我预感皓哥应该是和高天恙在一起。气氛有些凝重,吴姐又坐了会放下筷子说,时间不早了,她得去会馆,让我们慢慢吃。丽姐笑着点头也站了起来,“我送你出去。”吴姐张口,视线对上丽姐的眸后微启的唇变成一抹幅度,轻笑着拎起包,转而对宋瑞生和我轻轻点了下头,“你们慢慢吃,我先走了。”宋瑞生没吭声,只是轻扯了下唇,这时候我的也很想站起来去送吴姐,但是可能吗?平日里也没见丽姐那么客气的要送谁,估计是想借机出去下,指不定打个电话啥的,我不能拖后腿啊。02
 
我只能对着吴姐笑笑,也轻点了下头,然后丽姐也拎起包,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和吴姐往外走。我一看丽姐拿手机的动作,越发确定自己的猜测,下意识的就朝宋瑞生看过去。只见宋瑞生笑眯眯的偏头,目送吴姐和丽姐走出门口后,忽的视线一转,看向我。来不及收回视线的目光对上,不知怎的,鸡皮疙瘩瞬的就从我后颈窜起,然后宋瑞生唇角那幅度扬得更高了,“小悦儿。”“呵……”我尬笑了声,很想说,能别那么叫我么,宝宝鸡皮疙瘩都蔓延至手臂啊喂!“等你个电话真困难啊。”宋瑞生声音依旧含笑,听不出喜怒。我艰难的滚了滚发紧的喉咙,“那个……那个我对唱歌真的……呵……”“呵?”他依旧笑,很开心的样子,“那你对什么感兴趣?”“……”我搭在桌面的手往下挪,放在膝盖,十指交错拧成了麻花,半响才挤出声音,“我、我自己都不知道对什么感兴趣。”他带笑的眸半合了下,然后身子往后靠,一手抬起对阿华示意了下,阿华立马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只精致的烟盒,打开抽出一支烟递到他手里,然后火机跟上。我微微垂下眸,顿了两秒那种外烟特有的烟草味朝我飘过来,宋瑞生含笑的声音也再度响起,“那你对丽姐现在出去……是给谁打电话感不感兴趣?”“……”显然的,连我都能猜出来的东西,宋瑞生也猜到了。只是我没想到他会那么直接的说出来,还问我,我特么的要怎么回?!“我觉得应该是天恙吧。”他笑着,“毕竟你在这,我说了什么天恙也会知道,所以她就算想和皓哥私下商量点什么也不可能,你说对吧。”“!”我擦,别问我好吗?我啥也不知道!“不过呢,天恙想翻身可不容易,除非我爸支持他,但你觉得可能么?”我扭在一起的指尖瞬的顿住,心底骤然升起一抹怒意,因为从他这句话里,我感觉到,九叔确实应该在打压,又或者拖着高天恙……我蹙眉,掀起眼,对上宋瑞生那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,“为什么跟我说这些?”他抿唇无声的笑了笑,“良禽择木而栖嘛,瞧人家苏淼多聪明。”“……”可惜我不是禽,我是人,而且就你叫苏淼吃核桃那样,我怕我忍不了你怎么办?我再度垂下眸没吭声,宋瑞生又说:“我倒是有时间给你慢慢考虑,我就是怕等你考虑好的时候,我对你已经没兴趣了。”“……”没兴趣就没兴趣呗,谁稀罕你对我有兴趣了,巴不得……等等!他这是暗示么?我再度掀起眼,就见他身子往后靠的抬起手上的烟抽了口,唇边的笑是那么意味深长……他对我和苏淼感兴趣,那是因为我和苏淼都同为高天恙的女人,再结合刚才他对我和丽姐说的那些话,那他想表达的是高天恙很快就会没落,他不会再把高天恙放在眼里,自然对他的东西也不会感兴趣吗?我还想着,宋瑞生看着我,唇瞬的裂开,“鬼灵精啊,想到了?”“!”卧槽,我想什么你又知道了!我连忙别开眼,然后再低下头,还是拿个不吭声顶着,而宋瑞生也不说话了,一直到丽姐回来。“送走了?”他看向丽姐问。“是啊。”丽姐笑着回,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坐下,然后又对他笑笑问:“对了,等会去我那打么?”“行啊。”宋瑞生话落,转头对阿华说:“给苏淼打个电话,让她半个小时后去丽姐铺子那等我。”“好。”之后我们没坐多会就也走了,我没胃口,我想丽姐也该也没有。出门,我上了丽姐的车,车门才关上,丽姐就闭目叹了口气,我看得心脏瞬的揪在了一起。不是我心疼丽姐此刻的无奈,而是我想起了宋瑞生的暗示,高天恙现在的处境……“丽姐……”我叫她,想说什么,但却好像也不知道说什么。“没事没事。”她说着睁开眼,随即发起车子转头看向我,对我弯了弯唇,“没事,我就是心烦遇上他。”“……”只是这样么?我知道肯定不止这样,但我还是对丽姐笑笑,没再说什么。到丽姐铺子的时候,我看到门口停了辆宝蓝色的车,流畅的幅度勾勒出恰到好处线条,那暗宝蓝的颜色在路灯下像透着光似的,带了种宝石的质感,不由得让我晃了下眼。
03
 
忽的,车门打开了,一个女人走了下来,黑色紧身高腰半袖t恤,黑色的雪纺裤裙,高挑又性感,不是苏淼又是谁?紧接着我就看到在我们先停下车宋瑞生走到苏淼身前,微微低着头跟她说着什么。苏淼唇角微弯,抬起手看了看腕上的表,然后丽姐的声音在我身侧响起,“小悦,下车啊。”“噢!”我回过神来,连忙应了声打开副驾的门下来车。等我们走到宋瑞生和苏淼面前的时候,我发现苏淼那件紧身的体恤是夹着银丝的,面料很特别,收身的同时也带了垂度,性感中透着一抹慵懒。我下意识又侧眸看了看那辆宝蓝色的车,不得不承认,苏淼真的很有眼光,至少我觉得不管是她的穿着,还是她开的车,都很漂亮,也有品位……“小悦儿,叫人啊。”宋瑞生的声音忽的响起。我回过神来,视线从那辆车挪到了宋瑞生脸上,他微微笑着看我。我想,他一定是故意的,以前都没见他那么说可以的叫我苏淼,他是在告诉我,他和高天恙的差距吧。不过我一点都不在意,也扬起唇,笑得甜甜的叫了声,“嫂子。”不就是一声嫂子么,又不会掉块肉,再说了,这嫂子什么分量大家心里都清楚!苏淼微微弯着唇,看着我轻点了下头,丽姐这时候开口了,“诶,别站在这啊,有什么进去说。”我们进了铺子上了二楼,宋瑞生很自然的就走到沙发坐下,然后对跟在他身后的苏淼招了招手。苏淼走到他旁边坐下,这时候丽姐问他们要喝点什么,宋瑞生丢了两个字,随意。丽姐笑着看向我,我说:“平时那种就好。”这时候跟在最后的阿华笑看丽姐,“丽姐,我也随意。”丽姐轻点了下头,走到楼梯口对楼下喊了声,我站在原地,有些不想过去沙发坐,而阿华迈步朝沙发走,越过我的同时,微微偏头看了我一眼,那目光很是兴味。我越发的不想过去坐了,在丽姐叫楼下应声的妹子泡五杯花茶上楼的时候,我直径走到麻将桌前,然后低头找东南西北,准备叫庄。过了几秒,丽姐也走到麻将桌前,然后看向坐在沙发的宋瑞生,“是坐会还是开战了。”“开始吧。”“那你倒是过来叫庄啊。”“呵。”他笑,“我们一家人叫什么,你们抽吧,到时分开坐就行。”“那好吧。”丽姐应着,看向我。我连忙笑着说:“你抽吧丽姐。”丽姐弯了弯唇,随即低下头,随便抽了一张,是南。丽姐是南,那么宋瑞生要和苏淼岔开坐对家,就必须是西和北,而我就捡到了东……“抽到南。”丽姐说着,转头看向宋瑞生。宋瑞生终于从沙发那站了起来,然后一边朝我们走过来一边笑着看我,“小悦儿运气真好。”“呵……”我能说啥,除了能挤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我还能说啥!然而,大家都以为我捡到了,就连我自己都以为的时候,奇迹发生了……今天的我打破了丽姐这里从开张到现在,六年来第一个坐东还输钱的人,而且输得还不少。我起手的牌都特别漂亮,但也不知道是鬼摸头,还是被宋瑞生刚才的话扰的心神不宁,老打错牌,然后坐在我上家的苏淼顶得那是一个死,坐在我下家的宋瑞生动不动就被养得手里只剩下五张牌,然后我再放炮……还把把都是大牌!我自己都对自己无语了,丽姐好几次用无语的眼神看我,宋瑞生更是,得了便宜还卖乖。又一把清一色推到,宋瑞生笑了起来,“哈哈哈哈我说小悦儿啊,你这供得太明显啊,感觉你才是和我一家的。”“……”我无语,在丽姐再度拿无语的眼神看我的时候,我把牌推了开,“你们自己看,真是一张的放不进去……”“瑞生在做清一色,你放不进去也压着点嘛。”丽姐叹了口气说。“哈哈哈哈哈”宋瑞生笑得更乐了,拿起桌上那支漂亮的烟盒打开,抽出两支烟朝丽姐递过一支,“她那牌技就别为难她了。”“……”噗!我这特么不也是想糊点大的扳本么,谁牌技烂了,老子下次不糊也要顶死你丫的!
04
 
我心里咆哮,宋瑞生在丽姐接过烟后,将另一支递给我。我微楞了一秒,尬笑着摆手,“不抽了。”“真戒了?”宋瑞生不以为意的将烟转而递给苏淼,视线却一直停留在我身上。苏淼微微弯着唇接过烟,我视线挪回宋瑞生身上后点了点头。宋瑞生收回手,微微扬起下颚的又抽出一支烟衔在嘴里,然后说:“人要学会享受当下,何必委屈自己呢,谁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。”“……”我又觉得他话里有话,同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他,只是对他笑笑,然后低头,将牌推进麻将机里。晚上十二点,终于收工了,一场麻将,几乎输掉了我这段时间赢的所有钱。不仅仅是因为我倒霉,更因为和宋瑞生打,比平时我们自己打大了一倍。结账转账的时候,我胸口那是一个闷,阿华却在收到转账后转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再度低头,但我看到了他好像再笑……我也不知道他笑什么,但也不是很在意,姐现在特么的只想回家,赶紧离开这里,然后再给高天恙打电话。我还想着,宋瑞生就说:“等会一起宵夜。”丽姐第一个拒绝,笑着回,“我这肚子都快套游泳圈了,晚上还敢宵夜啊。”“偶尔吃下没事。”宋瑞生声音懒懒的。“真不了。”丽姐摇头。宋瑞生没再说啥,转而看向我,“那我们小悦儿呢?”“呵,我也不去了生哥。”宋瑞生眉骨轻抬,“你看起来不用减肥啊。”我憋了一秒回,“我是脾胃不好,医生说尽量不要吃宵夜,晚上不好消化。”“这样啊……”宋瑞生笑了,意味不明的笑,顿了两秒才又开口,“赢了那么多连顿宵夜都请不了,我真不好意思。”“……”卧槽!可以别又得了便宜还卖乖吗?!“这样吧,明天我做东。”“?!”我心咯噔一下。宋瑞生笑着转头看向丽姐,“丽姐,你挑个地方。”丽姐唇角的笑僵了一秒,顿了顿后说:“我随意。”“古屋……算了,迎宾楼吧,我记得你不喜欢日式。”“好。”“就那么说定了哦。”宋瑞生话落,又转头看向我,“小悦儿今天就你输得最多,不来可对不起你自己哦。”“……”我再度挤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,“一定来。”是的,必须去,即便我再不想去也要去,我得盯着他跟丽姐聊了什么!他笑着站了起来,抄起烟盒打开抽出一支烟咬在嘴里,然后挪出靠椅丢下一句走了,也不等苏淼的就朝楼梯口走。那样子拽得都快上天了!我下意识看向苏淼,就见一场麻将没说十句话的她低着头站起身,拎起包加快了脚步就去追宋瑞生。我脑袋不由得闪过高天恙,闪过他双手杵在我椅背笑着问我赢钱了的模样……不不不!这不是我要的!再漂亮的衣服,再晃人眼的豪车都没用!我没人家苏淼那份忍耐力!丽姐也站了起来,脚步不快不慢的跟着下了楼,然后我听到宋瑞生说,不用送了。没多会,是上楼的脚步声,丽姐很快出现在楼梯口。她朝我看过来,脚步微顿了下,然后肩膀微垮的问我,“小悦你自己回去方便不?”“方便。”我点头,“我叫小松子来接我就行。”丽姐轻点了下头,走到麻将桌前,然后低头伸手,从还没推散的麻将堆那摸起一张牌,食指划过地面后翻开看了看,又去摸起一张,看着像玩,但我知道她是有心事。我心里叹了口气侧身拿过包打开,取出手机后拨了小松子的电话号码,电话很快就接起,我听到那边有音乐声,但不是很激烈那种。“嫂子,要回去啦?”我还没开口,小松子的声音就传来,依旧笑眯眯的感觉。但是此刻却没像往常那样被感染,轻抿了下唇说:“是啊,晚上打麻将了,所以到现在……”“没事,丽姐那么,我现在过来接你。”“好。”我低低的应。“你怎……”他吐出两个字,随即话锋又一转,“嗯,那先这样,我应该十分钟这样就能到。”“嗯。”我又低低的应了声,然后挂断电话。我想小松子应该是听出了我的声音不对劲,想问我怎么了,但想想现在我还在丽姐这,也不方便问所以就没说什么了吧。他这欲言又止,让此刻急切想打电话给高天恙的我头脑稍稍冷静了下来。等下不仅不能吐槽心烦,电话也得回去才能打。“他什么时候来接你?”丽姐抬起头看我问。“他说十分钟这样能到。”丽姐轻点了下头,“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去学一下车,这样就方便多了。”“呵,天哥也是那么说的,我今天已经报名了。”丽姐看着我唇微启,顿了一秒又合上,再度伸出摸牌翻牌玩着。我缓缓垂下眸,丽姐却又忽然开口,“我比瑞生和天恙整整大了十一岁,也算是看着他们长大的,他们两什么性格,有大本事我很清楚。”“……”我掀起眼,看向丽姐,不明白她为什么忽然和我说这个。丽姐依旧低着头,又摸起一张牌,“我不知道瑞生跟你说了什么,但是他怎么对苏淼的你也看到了。”“……”她不会是以为我今天打麻将故意放水给宋瑞生吧?!
05
我刚想开口,丽姐忽的也抬起头,看向我,“虽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但也有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我挺喜欢你的,不希望你和苏淼一样。”“……丽姐,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,我……”“不管误会不误会。”丽姐打断我,顿了一秒才又开口,“我就是想告诉你,跟着天恙没错,别学苏淼犯傻。”“……”我指尖攥起,脸因丽姐这几句话一阵热一阵凉,但是这种事是能解释的么?人家都说了,不是误会不误会的问题,就是给我提个醒!所以现在越急着解释,丽姐会越觉得我在掩饰吧……我再度垂下眸,半响低低的嗯了声,心里那是一个憋闷,憋得异常难受!但是我怪不了丽姐,毕竟今天自己那失误,现在想想真特别像故意放水给宋瑞生一样。是我自己心里素质太差,活该被说!丽姐拿起烟盒在靠椅坐下,然后点了支烟没再说话,我也只是低着头。沉寂在空气中散开,我出现了一种度秒如年的错觉,不时低头看手机上的时间,期待着小松子能快点到。过了五六分钟这样,手机震了下,小松子的电话终于来了,我心里长长的舒了口气,解脱的感觉。我接起电话,说马上出来,然后和丽姐打了声招呼,她说送我下楼,我说不用了,捏着手机拎着包就往楼梯口走。到了楼下,我发现门已经关了,两个男人守夜,见我下楼,对我笑着点了点头后,帮我开了门。我才出铺子,就见到小松子的车了,停得挺正的。迈步走到副驾前,我打开车门上了车,小松子笑着叫我,我努力弯起唇对他笑笑,反倒让他笑容敛住。“嫂子你怎么了?”“呃……没什么。”虽然我很想和小松子吐槽,也很信任他,但什么能说什么不能我心里还是清楚的。“吹吧你,刚在电话里就听出你声音不对了。”小松子说着发起车。我憋了憋,肩膀一垮说:“输钱了……”“诶!我还以为啥事呢,赢那么久,输一场正常嘛。”“下午输,晚上输得更多,把我这段时间赢的输得差不多了。”“哈哈哈哈那么衰啊!”“你以为?”“没事没事,这输的不是有天哥么?”“……”听到高天恙,我心脏猛的紧缩了下,“我都不好意思说我输了那么多。”“放心好了,天哥不会在意这点小钱的。”“几十万啊!”“安拉安拉。”小松子笑得不以为的回,随即又看向我,“对了嫂子,你肚子饿不?都十二点多了。”“不仅不饿,还完全没胃口。”“别这样嘛,指不定明天就扳回来了。”我是真的一点都不饿,而且我也急着想回去给高天恙打电话,所以我再度摇头拒绝了。小松子见我真没心情也没再说吃宵夜的事,倒是不停的跟我说话,逗乐我。只是我心里有事,真乐不起来,但为了不辜负他的用心良苦,我还是努力装出很好笑的样子。好不容易到别墅了,匆匆就下了车,他送我到门口,在我打开铁栏门要走进的时候,他忽然的扣住我的手臂。我微楞,转头看他,苍白带着微凉感觉的路灯下,他微微蹙着眉问我,“真的只是输钱?”“……”我心跳漏一拍,连忙弯起唇,“不然呢?”他轻抿了下唇,松开我的手点了点头,没再说话。我指尖微攥,“赶紧回去吧,都十二点半了。”“好。”他应。虽然他是那么应的,但他依旧等到我打开了别墅门,走进了别墅,才转身朝车子走。我看着他的背影,顿了两秒才垂下眸将门关上。不知怎么的,就在刚才,小松子扣住我手臂,蹙眉看着我的时候,我忽然出现一种小松子是不是对我有点什么的错觉……我连忙摇摇头,转身走到鞋柜前把鞋换了,然后拉开包拿出手机。现在先给高天恙打电话那才是要紧事,我特么怎么还有时间去想什么错觉不错觉!我一边暗骂自己,一边低头翻出高天恙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。电话响到第三声,我走到沙发的时候被接起,那头传来高天恙一声淡淡的轻喂。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的声音,带了若有似无的笑意,换了平时,我是不会多想的,但这会,我就是容易胡思乱想,想从他的声音里猜测出更多东西。“打电话来不说话是几个意思?”“我……那个,丽姐应该打过电话给你了吧。”“嗯,聊了十多分钟呢。”“……”我瞬的无语了,丽姐会不会把我的失误当做是我的故意,和高天恙说了?不知怎么的,我心脏在往喉咙猛的悬起一瞬后,随即又猛的落下,带走我身上所有力气。我闭上眼,身子往后一仰,靠倒在沙发,高天恙带着淡淡疑惑的声音传来,“怎么了?”“呵……”我笑了,有些无语又有些自嘲的,然后说:“没什么。”电话那头沉默两秒,高天恙才再度开口,“你这心理素质也忒差了。”“……是啊,我也那么觉得。”“所以,你明天还是别去了。”我知道他说的是迎宾楼,“我记得是你问我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人找丽姐的,我答应去,也是想知道他们说什么。”我话落,电话那头再度静默,这样的静默维持得有点久,但我知道电话没断,高天恙也在,他应该只是在考虑什么吧。我没催促,只是挪了挪身子,觉得还是不舒服,所以我侧身倒下,抓了个抱枕垫在脑袋下。
 
未完待续
每天早上6.45分更新~
喜欢的宝宝请给妧姜点个赞+在看~